第六百一十六章痛失爱子断失左臂(1/2)

加入书签

  面对来势凶猛的一双利爪,七小蛮本以抬掌应敌,奈何一左一右,皇甫雷和白狐正双剑合璧,剑气逼之两侧,颇有千刀万剐之势。

  方才这二人还是一正一邪,敌我分明,现在却敢并肩作战,化敌为友,七小蛮满是鲜血的脸颊露出十分不屑的冷笑。正当应接不暇之时,东方闻思的利爪以雷霆之速刺进七小蛮的头颅,刚没入指尖,七小蛮便咬紧牙关向后一仰,任那锋利的指甲刺破头颅,抵剑的双掌也迅速袭向东方闻

  思。

  东方闻思直面迎击那一掌的同时,皇甫雷和白狐的剑已经分别刺入七小蛮的两边肋骨,将她高高架起,剧烈的疼痛让七小蛮失去反抗之力,仰天惨叫。

net 365体育在线投注  七小蛮的一掌变作软绵无力,并没有给东方闻思造成几分伤害,反倒是东方闻思趁她毫无还手之力时,直接一掌攻入心脉。皇甫雷和白狐本就要阻止东方闻思取七小蛮的性命,见此,相视一眼,双双将剑用力向下拔出,随着七小蛮两侧身体被剑割开,东方闻思的那一掌也随之而来,但没有剑的支撑,七小蛮的身子开始下坠,导致那一掌来不及改式,只击中七小蛮的肩膀,并未致命,不过七小蛮还是向后飞去,鲜血在空气中犹如喷泉迸溅,三人均是感觉到脸

  上一阵滚烫。七小蛮重重摔在地上,两侧的伤口让她濒临昏厥,一时之间竟无法站起,她很错愕,眼神流露出的震惊,却并非是自己败在他们三人手上,而是自己为何忽然毫无还手之

  力。

  原来,田药在七小蛮身上洒的药粉刚好起了作用,导致她功力减半,故而才被三人合力击败。

  远处无法冲出重围的枕上笑和龙泉看到这一幕,均是心中感到一阵痛快,也更加迫不及待的想要手刃七小蛮,为田药报仇。七小蛮倒地之时,也是紫魄粉身碎骨之时,东方闻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却无法在那一瞬间赶到他身边,就像自己每一次危急时刻,他都会像守护神及时出现那样,只这

  一次,老天爷也没有给她机会,换做她去保护紫魄的机会。

  她只能在他粉身碎骨的瞬间,撕心裂肺的大喊一声“紫魄哥哥!”

  尽管那声音如此震撼,却只听得其中满满的无力之感。

  当东方闻思飞身而至,双手触碰到的,只有猩红的氤氲。

  她还依稀看到那神一般伟岸的身影,抬起手掌轻拍自己的头,温柔的呼唤自己一声丫头。可现在,却是黑夜一般的寂静,此时她的脚下,只有紫魄残破的身躯,甚至都不再完整,细碎的骇人,但她却一点都不害怕,失去他,这世上恐怕再无人如她这般心痛了

  她失去的,不只是一个亲人,而是这完美的一生一世。

  这世间再无人如他这般宠我,疼我,爱我,守我,护我……

  但我,为何哭不出来?奶娘死了,巫涅哥哥死了,我哭的那么伤心,就连宇文千秋死了,我都难过的哭了好久好久,可我的紫魄哥哥死了,我为什么一滴眼泪都流不下来呢?可却窒息的……就像

  死了一样。如果不能踏进曼陀罗宫,是流离失所,如同蜉蝣朝生暮死;如果失去清白,此生不孕,容颜苍老,如同怪物,是万念俱灰,是道尽途殚;那么失去紫魄,就等于再无白昼

  只剩下无穷无尽的黑夜,没有希望的黑夜。

  当紫破的鲜血也喷溅了星沫初雪一脸时,她才有些清醒过来,开始有了一点感知我,我是不是再也没有几乎,给我的弟弟报仇了呢?

  随之而来的,是那种空落落却无比清晰的疼痛,她愣在原地,似乎失去所有。

  他是双生的自己,他死的那一瞬间,她也感受到了死亡的窒息,剧烈的痛苦,剥夺了她所有的情绪,痛,但好像流不出眼泪。

  两个年轻的姑娘就这样各自站在两具残破的尸体那里,若非秋风拂过,衣衫摆动,只像是两尊石像般伫立不动。

  “苍月……”同样无法阻止这一切的还有漆昙,她悲痛欲绝,几乎无法面对自己,为什么自己已经察觉到了紫魄的杀机,却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儿子?她几乎晕厥,大喊着苍月的名字,就像忽然有了力量,此时此刻,她也不再惧怕白之宜,自城墙上飞身而下,跌跌撞撞的来到星沫苍月的尸体旁,她颤抖的手却不知怎么

  抱住自己的儿子,因为眼前的惨状,令她伤心欲绝。最后,她也只得抱住星沫苍月残破的半截身躯,失声痛哭,除此之外,她无力回天“我的儿子……娘对不起你……娘眼睁睁的看着你……却什么都来不及做……苍月……娘

  恨自己!娘甚至都没有勇气承认……娘不配……不配做你的娘亲……不配啊……”

  漆昙痛哭许久,才抬起头来,对上的是星沫初雪错愕的眼神,但她显然在一瞬间承受的太多了,连该有的情绪都消失了。

  漆昙爱怜又自责的看着星沫初雪,自己的娘亲身为魔门中人,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被魔头杀死,却没有出手相救,她,一定不护原谅自己,不肯承认这个娘亲吧!

  这突如其来的“同归于尽”让所有人都静止了,很快就有人陷入悲痛中,有人还在震惊中不敢相信方才那震撼的一幕。

  “是……是苍月少侠他舍生取义……”

  “他不愧是狂神的儿子!”

  “如果一开始,我们就相信那个女人说的话,也许……就不会是现在的局面……也许苍月这个孩子就不必牺牲……”

  八大门派的人开始议论纷纷,但是大多数人都还是惋惜他的英年早逝。

  同样伤心的,也有不少曼陀罗宫的人,他们知道失去紫魄便意味着什么。更何况,作为一个曼陀罗宫的二宫主,他不会参与赏罚,更不会参与宫中琐事,比起让人人自危的白之宜,紫魄这种优雅中又带着冷傲的性子,才真正叫人又爱又怕,既

  赏心悦目,又令人不敢逾越半步。

  曼陀罗宫失去这样一座靠山,真不知今后以白之宜的一己之力,还会创造出何等宏观。

  “星……星大侠!”金瑶有些心疼的看着星天战,她能体会到这种失去亲人的痛苦,方才那突如其来的场面,就好像金冲牺牲的那一天,可他们都还那么年轻……星天战使用《玄空大气》导致内力受损,只能保护身边不能作战的同盟,离不开半步,故而看到爱子的身体四分五裂之时,那无力之感令他悲痛欲绝,他喊不出话来,更

  动弹不得,但凡还能使用轻功,他也会拼尽全力到他的身边,保护他……

  许久许久,星天战才一个踉跄,吐出一口鲜血来,煞白如纸的面色才终于有了一点绯红。

  金瑶急忙扶住他,却不知如何开口安慰,她想,如果星天战知道会有这一刻,他也一定会使用《玄空大气》去对付白之宜,正因为心中是这样的念头,他才会痛苦难言。

  漆昙看到东方闻思站在血泊中,那满脸失去一切的无助表情,让她对紫魄的痛恨无处发泄。

  像是忽然想起什么,她猛然扭头透过厮杀的人群缝隙看向星天战,那个导致一切罪恶的源头。是他当初的不信任,才害得自己成为曼陀罗宫的人,帮助白之宜修炼邪功,应付反噬,自己有太大的功劳,而紫魄本无意杀人,可他被迫为白之宜做事,却让自己的儿子

  成为了牺牲品。漆昙发了疯似的冲进人群,有正派人士奋力攻击,都被她号令蛊毒死士为其阻挡,故而一路“畅通无阻”的来到星天战面前,不由分说,便一掌打在了星天战的胸膛上,哭

  喊着“为什么?为什么?”

  金瑶还来不及作反应,已经被连带着一起向后退了数步,等到漆昙再次近身而攻,金瑶才反应过来,但星天战却伸出手臂拦住了她。

  漆昙却更加愤怒,她再次一掌将星天战击倒,哭着喊道“你以为就算我杀了你,就能弥补一切吗?就能让苍月活过来了吗?”漆昙举起手掌,金瑶看到星天战毫无反应,又怕漆昙杀了星天战,便本能的冲了上去,二人纠缠一番,最终金瑶不敌,被漆昙击退,漆昙重新举起手掌,但对上星天战的

  悲凉目光时,那一掌却没有挥下去。

  她更加痛苦的蹲下身子,撕扯住了星天战的衣襟,泪痕满面“告诉我,你满意了吗?我们走到今天,落得这样的下场,星天战,你满意了吗?”

  “星大侠!”金瑶握紧软剑,却听得漆昙的话有些不对劲,就好像他们之间

章节目录